本文摘錄自/《愛德華滋傳》

愛德華滋(Jonathan Edwards,1703~1758)是三百多年來,最偉大的神學家和奮興家。他非常注重理性與知識的實踐,被稱為「最後的清教徒」,這是他所配得的讚美。他的敬虔及佈道奮興的能力,少有比肩。二十世紀中葉以後,美國人越來越同意愛德華滋的哲學和神學是美國本土最出色的。他不因智識卓越而自高自大,反倒更虛心自省,是堅定事奉神的榜樣。

鍾馬田說:「在我傳道的初期,沒有書籍像那兩冊《愛德華滋作品全集》更能在個人及講道上幫助我。我把這套書一讀再讀,並把它們消化。它給我的幫助比其他作品更大,這是真實的。若我有能力,我會把這全集列為所有傳道人必看的書。」

愛德華滋最著名的著作有三本:《宗教情感》、Freedom Of The Will 、Treaty On Original Sin;以及《宗教情操真偽辨》(Experience Counts)、《愛德華滋論復興》(On Revival)


「我深知沒有神的扶助,凡事都不能做,所以我虛心懇求神施恩,使我對以下所立凡與祂的旨意相符之志願,都能保守貫徹,奉基督的名。」
「我每週一次,誦讀下面所立的志願。」
01.立定志願,凡我心中認為最能榮耀神,且於我自身有益的,我必終生力行,不拘是在現在,或是在無窮的將來。我決心力行我所認定的天職,為全人類謀幸福。無論遭遇任何困難,即使挫折繁多而艱巨,我亦決心如此行。
02.立定志願,不斷努力,以求獲得新方法、新計劃,來推進上面所立的志願。
03.立定志願,若是我跌倒消沉,以致對志願任何部分未予遵守,當我醒悟過來時,我必盡我所能追憶的盡力悔過。
04.立定志願,凡事除非是為求歸榮耀於神,我就無論是在身體上還是在心靈上,都決不有所作為,只要我能避免,我既不贊成它,也不容忍它。
05.立定志願,決不浪費寸陰,必盡我所能,以極有益的方法利用光陰。
06.立定志願,趁我一息尚存,必定盡量去努力生活。
07.立定志願,決不做那若在最後一息所不敢做的事。
08.立定志願,在一切的言行上,總要表示世上好像無人如我一樣卑下;又好像自己與別人犯了同樣的罪,有同樣的軟弱與失敗;我見別人失敗,必須不感到別的,只感到慚愧,以之作為自己向神悔罪的機會。
09.立定志願,隨時多想到自己的死,和死時的一般情形。
10.立定志願,當我有痛苦時,要想到殉道和地獄的痛苦。
11.立定志願,當我想到神學上須待解答的問題時,就盡力去求解答,只要情形不予阻擋的話。
12.立定志願,若我解答神學問題,是為求滿足驕傲或虛榮,我就要立刻將之擱置。
13.立定志願,勉力去求發現推行仁愛的恰當對象。
14.立定志願,決不存報復的心行事。
15.立定志願,決不向無理性之物,動絲毫忿怒。
16.立定志願,除非對人真有好處,決不道人之惡,以免多少使之受辱。
17.立定志願,決心如此做人,好當我臨死時可以覺得一生所行,乃照著那時以為重要的行了。
18.立定志願,一生過活,當照著我最敬虔的心境所認為最美之事,又照著對福音及來生之事所有最清楚的觀點。
19.立定志願,決不做那若在一小時內聽到最後的號聲吹響就不敢做的事。
20.立定志願,在飲食上,嚴守節制。
21.立定志願,決不做那若在別人身上看見就以為有理由鄙棄他,或以他為卑鄙的事。
22.立定志願,奮勉盡量求天上的福樂,就我所能想到的,用全副精神、能力、勇氣並熱忱努力以赴。
23.立定志願,若是我有意做的事,在表面上似乎不是為榮耀神做的,我就要時常加以省察,追索其原來的動機、計劃和目的;倘若我發現它不是為榮耀神,我就要把它擯棄,因它違反了我的第4項志願。
24.立定志願,每當我顯然有惡行時,即刻決心追究最初的原因;然後我要小心謹慎,以免重蹈覆轍,而且盡力祈禱、竭力抵抗那最初的原因。
25.立定志願,常常謹慎省察,看有什麼事,使我心中稍微懷疑神的愛,然後盡力加以抵制。
26.立定志願,拋棄那些被我發現足以減損我信心的事。
27.立定志願,決不任意疏忽任何事,除非我認為疏忽,是為榮耀神;我對這些疏忽,要隨時加以省察。
28.立定志願,決心恆常不斷地查考《聖經》,直到我發現自己在《聖經》的知識上,實在進步了。
29.立定志願,絕不將自己不能指望神應許的禱告,或禱告中任何那樣的祈求,算為禱告;也不將自己所不能指望神接受的認罪,認為是對神認罪。
30.立定志願,每週必比前一週在靈性上進步,也在領受神的恩典上進步。
31.立定志願,決不說任何反對人的話,除非所說的話,完全與基督徒的光榮和愛人的心相符,也與最謙卑的心及自己有過失之感相符;而且與《聖經》經句相符;每當我說過什麼反對人的話,便必用此志願來嚴格加以審查。
32.立定志願,對人所托付的事,嚴守忠信,使《箴言》第20章第6節所稱:「忠信人誰能遇著呢?」的話,不至於部分應驗在我身上。 33.立定志願,常常盡力謀求並保持和平,只要是不至在其他方面發生得不償失的損害。
34.立定志願,在言談中,只說純粹樸實的真理。
35.立定志願,當我懷疑自己是否盡了本分,以致內心不安時,我就必記下這疑問和解決的方法。
36.立定志願,決不道人之惡,除非心中有特別的感召。
37.立定志願,在每晚臨睡時,省察我在何事上有疏忽:我犯了什麼罪,或在何事上沒有自制;同樣,在每週、每月、每年終結時,也必如此省察。
38.立定志願,每逢安息日,決不說嬉笑的話。
39.立定志願,決不做任何心中對其合法性發生疑問,以致自己有意在後來對其合法性加以考慮之事;除非我覺得若不做那事,也會同樣發生是否合法的疑問。
40.立定志願,每晚臨睡前必省察,我在飲食上是否有最好的禮貌。
41.立定志願,每日、每週、每月和每年之終,審問自己,在任何方面,是否能做得更好一些。
42.立定志願,常常將自己重新獻給神。這願是我受洗時別人代我許過的,也是我後來自己加入教會領受聖餐時重新莊嚴許過的。
43.立定志願,今後至死,行事為人,決不以為我是屬乎自己的,而是完全屬乎神的,好與我在1723年1月12日所立的志願相符。
44.立定志願,除敬虔目的以外,決不容許別的目的對我的行為有影響,或在其中有絲毫部分。
45.立定志願,決不容許任何悲、歡、憂、喜、情感,或任何程度的情感,或任何與情感有關的處境來影響我,除非它是那有助於敬虔的。
46.立定志願,決不容許自己對父母絲毫表示忿怒或不安之情;絕不容許任何忿怒,來改變我的言語與表情;對家中任何人,也都當特別小心。
47.立定志願,盡我所能,必要克制凡不與善良、甜蜜、仁厚、恬靜、和平、知足、溫順、慈悲、慷慨、謙卑、溫柔、順服、負責、殷勤、勤勉、仁愛、公平、忍耐、節制、饒恕、誠懇的心情最相符合的事;又必要實行這樣的心思所引導我們的事;而且在每週之末嚴格自省,是否做到了上面所說的。
48.立定志願,必不斷極其殷勤,極其嚴格省察我的心靈,以便知道我是否真愛基督;好叫我臨死的時候,在這方面沒有遺恨。
49.立定志願,只要我力所能及,要讓我的立志實現。
50.立定志願,必照我在來世認為最美好的事,最審慎去做。
51.立定志願,努力去做在末日會被定罪未曾去做的事。
52.立定志願,去做到老年會巴不得年輕時曾經做過的事。
53.立定志願,當我的心情最美好最愉快的時候,我要趁著每一個機會將我的靈魂交托基督、信靠仰賴他,將自己完全獻給祂;由此我可以確知自己得救了,因知我是仰賴救主。
54.立定志願,每逢聽到別人有美善被稱讚時,我就當努力去效法。
55.立定志願,必努力行事為人,如同已經看見天堂的福樂和地獄的苦刑似的。
56.立定志願,無論我如何失敗,決不放棄,也不鬆懈對自己種種罪孽的爭戰。
57.立定志願,當我恐懼災禍與悖逆時,我要省察自己是否盡了本分,並要決心去盡本分,而將其他一切交托於神。我要盡我所能,不計較別的,只計較我的本分和我的罪。
58.立定志願,在言談中,不但須防止忿怒和不高興的態度,而且只表現出慈悲、仁愛、愉快的態度。
59.立定志願,每逢要動怒、發脾氣的時候,便努力發揮善意;是的,在這種時候,我要表現善意,雖然這是對我不利的。
60.立定志願,每逢我的情感稍微開始表現混亂,或稍微感到內心不安,或外表失常時,我即當對自己嚴加檢討。
61.立定志願,決不容讓那使我的心思鬆弛而不切實充分注重敬虔的無精打采,且不拘我有何藉口,如說此時我所喜歡做的,乃是應做的等等。
62.立定志願,完全安分守己,並照著《以弗所書》第6章第6至8節的話,樂意歡喜去做,好像是對主做的,不是對人做的:因為曉得各人所做的善事,必按所做的得主賞賜。
63.假若世上某個時代可能有一個人是完全的基督徒,在各方面都是名符其實的,常常使基督教放出異彩,處處表現得優美可愛﹔立定志願,必盡我所能努力成為那個若是生在此時代的完全基督徒。
64.立定志願,每逢找到保羅所說那些「說不出的嘆息」和《詩篇》119篇第20節所說「時常切慕神的典章,甚至心碎」的心情時,我必盡力加以促進,並不厭倦誠懇地吐露我的願望,再三表達我的熱誠。
65.立定志願,終生盡量努力,向神赤露敞開,表現我的心靈,我的一切罪過、試探、困難、憂愁、恐懼、指望、渴慕和一切的事以及一切的情形,按照托馬斯頓博士論《詩篇》第119篇所講的道理去行。
66.立定志願,要常常努力,在所到的地方和所處的團體中,說話行事都要保持仁慈的容貌,除非本分不容許我如此行。
67.立定志願,在受磨難後,要追問我因這些磨難變得好些麼?我藉著它們得了什麼益處,並從它們可能得到什麼益處。
68.立定志願,向自己坦白承認我在自己心中所發現的軟弱或罪過﹔若這是與敬虔有關的,也必全部向神承認,懇求祂幫助。
69.立定志願,常常去做那我若看到別人去做,便巴不得已經做了的事。
70.我的話語應當常常表現仁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