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5 圖‧文/天品山莊 晴朗微熱的中午,一台休旅車緩緩駛向天品山莊彩虹館前停下,首先下車的是手捧父親骨灰罐的廖家大女兒,廖媽媽和兩個妹妹跟著下車。天品山莊為廖家人臨時在地下室安排了一個暫厝區,在同工引導下,她們將父親的骨灰罐先暫放於這裡,因為她們還在為父親挑選最終的安身之處,也就是二樓天堂園的塔位,可能還要過幾天才會定案。 廖爸爸出身雲林,已離世八年。原本還不認識耶穌的廖家人,過得幸福快樂,甚至覺得眼前的快樂就是生活的全部,直到父親病了,她們才意識到人生沒有什麼幸福是絕對不變的。陪伴父親走到了人生的盡頭,三個女兒對許多未知之事充滿不解,更對父親不捨而悲痛萬分。那年,她們為父親舉行了傳統佛道教儀式喪禮,但無論眼淚再怎樣流、經再怎樣唸、手中的香再怎樣拜,蓮花再怎樣折,都喚不回父親慈愛的手。父親下葬雲林後,廖家大姐積極從各樣宗教裡尋找生命的答案,但就算拜很大,還是沒有一個宗教能告訴她爸爸到底「輪迴」去哪,就像斷了線的風箏,再也沒有指望。 幾年後的一天,廖媽媽不慎從樓梯上跌下,因撞擊頭部造成血塊,不但危險而且意識非常混亂,甚至不知否復原。面臨母親這樣的狀況、孩子、家庭、事業和許多的難題同時襲來,廖家大姐陷入極大的壓力之中,她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當年剛發現父親癌末的那段日子,但現在她還是沒有做好面臨困難的準備,每天除了哭,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,傳統宗教她試過了,爸爸還是走了而且走去哪也不知道。這時有位還未受洗但已穩定慕道聚會的朋友,送了她一本《滿福寶》禱告手冊,從嘗試的心態下進行了人生第一次禱告,神奇妙地醫治了她的母親,六天前還用擔架抬進醫院,六天後什麼手術也沒做,血塊卻自己消失,廖媽媽奇蹟地自己步行出院,這件事使廖家人有了蒙恩的確據。那一天,全家人首次坐在一起禱告感恩,不久後三個女兒及媽媽相繼在新店行道會受洗歸入主名。 由於父親當初是下葬於公墓,七年後一定要遷走,她們也很早就在為爸爸遷葬做預備,但到處去看都沒有一處滿意,事實上究竟哪裡不滿意,她們一時也說不上來。直到受洗後,她們才想到或許找一個沒有宗教混雜的墓園是目標。但由於媽媽同時還希望是室內不受風吹日曬的環境,但在台灣,基督教墓園都只有戶外西式墓園。但感謝主,還好有天品山莊的彩虹館,因為這裡完全吻合她們的需求,單一信仰、塔位在室內,廖媽媽和女兒們為廖爸爸肉身找到了最終的居所。「那天真的很謝謝振寬董事長,因為從雲林這麼遠遷葬上來,中間也會有家人們對遷葬想法的不確定性,但振寬弟兄平日這麼忙,竟然熱心為我們跟著下雲林一趟服事,媽媽說看到振寬董事長來就安心了。」廖家大姐非常感謝地說。 為廖爸爸選定了塔位後,她們很慎重地邀請了教會牧師到家中,進行祖宗牌位除偶與潔淨禱告,因基督裡那些物品已不再有意義。她們在彩虹館的二樓敬拜廳,準備了蛋糕與點心,為爸爸舉行了安厝與追思Party,滿心歡喜地將爸爸安放在天品山莊。雖然三個女兒們,暫時不再能享受肉身父親的愛,但父親肉身的離去卻帶來了天父更大的愛,是一個為世人死在十字架上、永遠脫離罪惡的愛。追思會上,姐妹們不再有當年那種哭斷腸的悲傷,取而代之的是喜樂與盼望。 「主耶穌,謝謝祢藉著爸爸而送給我們這份在永恆裡最美好的禮物!」廖家姐妹們同心禱告感謝地說。 001 002 003 004 005 006 007 008 009 ●本文經當事人同意以真實照片刊出。 預約天堂‧品味永恆 http://www.tienpin.com.tw